怒音_米

日系主坑APH,yoi,恐怖美术馆
欧美坑AC【我爱法棍】
业余爱好芭蕾舞
是一只杂食性博爱腐女

指切リ【断指】

※曲改文

※cp:澳香,微英香

※恩/客澳♂×游/女香♀,英sir打酱油

※吉原架空,香视觉,有点h,有点病娇

※指切リ:其实是指两个人打勾勾约定什么事情的意思,可是直译过来时切掉小指。相传在日本还有吉原游廓时妓/女为了向深爱的恩/客表示自己的爱,会切掉小指以作证明和约定,估计后来简化成两人的小指互相扣着作为核实。

※勿喷

﹏﹏﹏﹏﹏﹏﹏﹏﹏﹏﹏﹏﹏﹏﹏﹏﹏﹏

扬屋差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那个名字,内心顿时欣喜若狂、牵引起轩然大波,宛如一颗大石坠入心湖,撞破平静如镜的湖面,银碎纷纷跃起。

尽量强迫自己维持本来欠缺表情的面容,扯紧脸部上交错纵横的筋肉,避免扑上脸皮的粉末被抖落。

在不喜欢的人面前要装饰外表,尽可能表现漂亮的一面;那么在喜欢的人面前就更不能马虎,恨不得连根本不存在的美态也尽力摆弄显露,这不是再普通不过的吗?

外面传来安心的脚步声,越是清晰就越是期待。

今宵就为了你,甘愿将这身交付出去。

纸门被轻轻拉开,还是那张温柔的脸孔、那张暂时属于我的脸孔。

「你对我而言是特別的。」

这话已经强调过很多次,就是想要他相信……

这并非虚假的场面话,也并非伪装的情话。

摘下碍事的眼镜,张开双手释放自身,互相掠夺热度的事情明明早应习惯,可是拥抱着恋慕着的热烈却是炙热得不能触碰,大概这是不被允许的。

啊啊,请你爱上我吧!映在你眼中的一切

都看來如此可恨,请不要看我以外的事物。

你的眼里只能充满着我,好吗?

服从本能的眼泪摔出眼眶时,四处寂静得诡异,耳际剩下满意的喘息。意识一如既往的空白一片,然而此刻并不迷茫,只是在为下一次的缠磨稍息。

心音响起了汙浊的摩擦声,那似乎是昨天才发生的事。

「我会一直爱着你的,香。」那个金发的骗子这样说着。

结果还不是不见了踪影?谁知道他现在抱着的是哪头无知的羔羊呢?

比起上个男人的行踪,还更在意你的未来。

前方将会有何种幸福等着我呢?

还没完全从顶峰过去的余韵中抽身,那如酩酊大醉后般的迷惑,竟是那么的甜美又真实。身上的影子欺身压来,喘气的时间过去了。

啊啊,彷彿被填满般的全身充满实感,无论身心全部都强力的直贯至最深处。感受着温暖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只有这个暖意,能够给予身体乃至心灵舔舐伤口般的温柔。

来吧,再给我更高的溫度吧!让我多感受到身为人类活着的意义吧!

结束的时候,我说过爱,可是他只是神情复杂的看着我,像在担心什么。他照顾了我一会确保我没有不适后,往地面搁下赠与我的额外钱币就转身离去。

在他眼中,我也就只有这个程度。

被这小小的店给阻拦着这段布满尘埃的恋情,真是使人厌恶。只要我还是继续以这肮脏的身份去表达真心,他看我的眼光永远都不能改变。

听说过其他的姊妹和前辈会以一个方法向客人证明自己的爱并不是逢场作戏的,也许我可以效法一下。

手指的指节紧紧裹上布条,不消一会指尖从痹痛转为发麻。指头好像知道接下来将会迎来的命运,作出垂死挣扎,尝试以痛感反抗,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决心。

咬紧口中布条,举起刀锋,决定了就已经注定回不去了。

若是不能夠被唤做真诚之爱,那就在此刻示出爱的证明吧……

啊啊,预料之外的剧烈痛楚在控/诉着愚昧的行动。上一刻还属于自己的一部分,转眼间化为沾满脏污的肉块。切面渗透污秽的鲜红之水,过度的疼痛不断测试着我的真心。

如果是为了你,我会超过断发拔甲切下小指的,什么都可以做到。

区区失去一根指头的刺痛,对于炽热的爱恋,根本不足挂齿。

用写着名字的扬屋差纸细心包裹好被刀刃舍弃的部分,就在下一次他过来的时候送给他吧。

将交织全身而不变的爱,化为断指。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