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音_米

日系主坑APH,yoi,恐怖美术馆
欧美坑AC【我爱法棍】
业余爱好芭蕾舞
是一只杂食性博爱腐女

【Victuuri】The First Valentine's Day (5)

※联文第五棒
※短小精干
※其他: (1) (2) (3) (4) (6)

"维克托,跑到哪里了?"勇利手中的两张车票都握得发热,跟他的担心情绪一样持续升温。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明明比他年长几年的维克托都会发生这种在外地旅游却走失小孩子的戏码。思考着这样的疑惑同时,他甚至考虑过要不要让车站月台上的列车长帮忙广播一下寻找大龄小孩启示,幸亏一个摊档前的熟悉身影阻止了他泄露两个花滑选手的行踪。

似乎是听见勇利内心的各种呼喊,维克托在他来到了摊档前已经朝他招手,从掌心垂下晃动着的吊饰让他快要冲口而出的提问硬生生咽下去。

"这是天灯的饰物哦,勇利知道吗?点天灯是这里的一个活动呢!"维克托把手上粉色的天灯挂饰交给勇利时,他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照看西郡家三姐妹的错觉。"对啊,不过点天灯好像对环境不好,比起这个我更期待看夕阳就是了。"勇利接下只有装饰用途的超小型天灯同时空出本来掐紧车票的手牵过维克托没抱着玫瑰的手掌。

勇利低头瞥见天灯的灯罩上写着明显的「恋爱运」几个汉字,于是他在通往瑞芳的火车上开始纠结起究竟坐在他身旁的俄罗斯人看不看得懂汉字的问题。

是偶然?还是他……

"在紧张比赛的表现吗,勇利?"旁边陷入诡异安静的小猪马上就让维克托联想起他的玻璃心,即使在GPF赢得到银牌,将要步入有如战场的比赛场地,需要面对的压力总有稍不注意就压垮玻璃的机会。回想起之前自己在中/国的失败尝试,这次维克托决定不会用那种消极手段。"没什么好担心的,相信我,也相信你。"

怎料换来的是勇利式安慰。"维克托觉得我是在害怕吗?"

移开了点着银色发旋的指头,勇利从裤袋里抽出前一天和披集等人一起出去游玩时买的礼物,递到对方同样配戴戒指的右手上。"这个领带夹很可惜不是名贵的东西,但是始终是我昨天想着你选的,收下吧。"他不知道他说的内容无疑是相当于在维克托的脑袋里引爆一个吨级炸药,没等到回应就继续完成他想要表达的话。

"维克托可是来到我身边了,我没有了可以退缩的借口,不是吗?"

2017.2.14  p.m  7:00

胜生勇利,一个24岁的日本花滑特别强化选手,现在有点儿懵逼,在冬季尾声的寒风中凌乱着。

他不明白自己做了的事情是要被疼♂爱的,只记得反应过来唇上又多了一圈肿胀,以及旁人此起彼落的惊呼。碰巧火车停在目的地的车站,赶在引起更多的议论之前他拉着维克托匆忙踏出车厢。

"维克托你在干嘛啊啊啊?"勇利在讶异之余亦非常庆幸这个时间点火车里也没有太多乘客和游客,认出他俩的机会率也比较低。"对不起呢,勇利说了那么可爱的话一时忍不住……"维克托的笑脸透露他毫无歉意,但望着这张脸孔估计是谁也会忘记生气了。"真是的,今天亲了几次,回去的时候嘴唇肿了该怎么跟雅科夫和披集他们解释……"

这回轮到维克托懵逼了。原来勇利在意的是这种事情,他的关注点太独特了连维克托身为教练暨恋人暨某程度上是对手的特殊身份也理解不能,只能说这小猪太可爱了。

头上浩瀚的天幕已经转换过光暗,苍蓝的天色渐渐盖过太阳称霸的白色,往天际抹过一点橘黄,并沿着云海走向四散而去,此刻日夜界限遭晚霞模糊。最先被夜幕阴影填染深蓝的纯白盘踞在远处宛若脊椎的山峦之上,连山脚边缘延伸开去的海岸线亦难逃渐染夜色的命运。不论是天上的残阳,还是岸边的灯火,都无法挽留那缀天然光明。时间流沙一但散尽,日夜沙漏就得颠倒过来。

"有点冷呢。"脱离深冬、始踏初春之际,潮湿的海洋气息捎来格外寒冷的温度。勇利的肩膀上很快就搭上了一件不属于他的外衣,他回头望着奉献衣服的维克托,投去询问的眼神。"我可是俄罗斯人呢,就这种程度才不会觉得冷。"然而勇利反手把外衣套回去维克托单薄的毛衣外面。"是哪个教练在巴塞罗那的时候冷得溜进我的被窝里?"

夕阳西下的过程不过数十分钟,转眼间地上的光明从天空移到地面,万家灯火取代了最后一颗对云霞依依不舍的日照光点,海水失去了温暖的来源,仿佛连海浪都平静起来。这难得的情景,摄像头并没有错过分毫。

"我们去吃饭吧?勇利想吃什么?"

By 小米

感想:没想到第一次为yoi为这对cp产粮就是在联文活动里,还是和群里的亲友们一起为了他们在情人节抛闪光、洒狗粮,非常的嗨皮非常的欢乐。虽然我写的字数不多,但是我觉得我理想中的维勇维相处模式大概也就这样吧,快乐而平静,会幼稚也会关心,所以写着写着也会有点会心微笑的感觉。
还有就是群里太太都好厉害啊啊啊啊!!!!(°Д°)

评论(1)

热度(15)